Arvg_酒妹

瞎b写瞎b开车无良写手

师妹叫我去广西拍片儿还说要去接机,感觉人生中最nb的片儿要拍出来了🌚

完全不会用lof了_(:з」∠)_

【HP】关于小王子的三十个恶作剧之一

眼睛疼只码了这些,剩下的明天或者后天补完嘤嘤嘤


帕里斯撩了撩额前的碎发,整理好衣服,深吸一口气平复一下心情——做什么坏事之前总要愧对于良心哪怕只有几秒——然后磨蹭到自家哥哥身边。

赫克托靠在窗边借着余辉阅读着厚重书籍的最后几页。无非是关于历史或者是战争之类的所谓王族必读的古板东西,帕里斯想都不想都会把它们一页一页撕下来折纸玫瑰送给侍女或者其他的漂亮姑娘,十年前一如既往坚持不懈打死不改死猪不怕开水烫无论是哥哥还是父王说什么都不肯看。然而赫克托正好相反,他热衷于这些,并表示“既然帕里斯不喜欢看,那我就把他的份一起看了吧”然后搬了更多的书回寝室。

帕里斯自然是有自己的寝室的。而且甚至比赫克托的更华丽一点,他喜欢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亮晶晶的让他看着特别舒服。相对而言赫克托的则更加朴素,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帕里斯天天往这里跑。自然而然的他房间里亮晶晶的讨人喜欢的东西就落了灰。他自打看见哥哥搬书回了寝室就不高兴了。

开什么玩笑?我都不如书好看?还是那些长的不好看的书?

坐在床上的帕里斯打量了打量附近的环境,最后悄悄把皮绳取下来几根,藏在腰带里。

他从背后接近赫克托,下巴轻轻的搁在宽厚的肩上。左手抬高去抚摸与自己相同的卷发,右手环住腰。漫不经心的问:“这一章讲的什么,哥哥?”

赫克托早就看到自家弟弟在旁边翻来覆去不安生的到处晃企图引起自己注意,坏心眼的就是不想搭理他。这会儿终于主动靠过来了,算是这一局赢了?其实并没有什么游戏。“大概就是关于运输之类。”赫克托的心思也不怎么在书上,干脆合上书低头揉揉额角,掩饰忍不住的笑意。

“就知道欺负我看不懂这些,我不傻,哥哥。”帕里斯装作生气的样子,不客气的抽出赫克托手中的书随随便便的扔在床上。“我知道你看不下去,那休息一会儿如何?


孑孓不独活【中】  PWP部分补档以防吞......卡肉莫揍我QAQ窝憋不出来惹!!! 依旧是 @水宝 太太的点梗w

【瑟莱】孑孓不独活{中} 警官瑟X不良叶(R18)

终于到开心的PWP啦.............被吞也没办法嘤嘤嘤,如果被吞的话窝再贴图吧..



路都是诡异的冷场。莱格拉斯索性靠在靠背上两眼一闭装死。

他够委屈的了,几年前被这个男人从一个酒吧里拎出来挨了顿揍,第二天就莫名的被冠上一个什么“瑟兰迪尔警官的养子”这种不伦不类的名号。之后就开始了在他看来十分不齿的寄人篱下的生活。

在他成年的那天,快十一点了才翻窗户回家。踩着门禁的边缘——门禁十一点整——进门是他的传统。同样进门还是翻窗也是他的传统。

他拍拍裤子掏出根劣质香烟,搜罗一圈没发现打火机就顺手借了壁炉里的火,心满意足的狠狠吸一口感觉世界都不怎么操蛋了。至于生日之类的东西他早就忘干净了看到桌子上奶油有点融化的蛋糕还特奇怪心说瑟兰迪尔这个变态难道换了口味?然而还没等他从清奇的脑洞里缓过劲来就被一声不小的响声吓了一跳。

一把匕首嵌进了壁炉上方的墙壁里。被腰斩的香烟掉进壁炉,连带着莱格拉斯几根过长的金发。

莱格拉斯僵硬的回头,手指甚至还是刚刚夹着烟的动作。

瑟兰迪尔只披着银灰色的睡袍,赤着脚踏在厚绒毯上。左手端着小半杯葡萄酒,颜色比莱格拉斯的更浅了几个度的金发潮湿的搭在脖颈附近。半眯着眼,像是没睡醒又像是在瞄准着什么东西。

[回来了?]

他说。嗓音比平时沙哑很多,又被刻意压低,用一句烂俗的话形容就是一条街的男人都会因为这句话硬上几个小时。

[......]

莱格拉斯刚从震惊中缓过劲来,指着那把仍在颤动的匕首支支吾吾,意思是你是不是瞄准的是我的手但喝多了只把烟给削了?

[比我想的早一点。今天是你生日——再过一小时就不是了——桌子上有蛋糕。]

瑟兰迪尔似乎是闻到了刺鼻的香烟味,皱着眉挥了几下手。

[去洗个澡,然后把蛋糕吃了。]

莱格拉斯机械的转身,他相信这个男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瑟兰迪尔听到浴室门关上的声音后长舒一口气,走到窗边狠狠推开窗户,丝毫不理会窗外呼啸的寒风和自己身上裸露的大片皮肤。

莱格拉斯的成年,意味着他们都可以正视这段在阴暗处滋生的感情了。

他们都不是矫情的人,也没有什么世俗伦理去束缚他们。所谓养父的身份名存实亡,他没有去干涉任何莱格拉斯的私人行为——包括喝的烂醉,打架打的自己一身伤,严重的自残倾向。是的,他没有干涉,干涉的是他的职业。警官与不良少年总得有点什么,不然这个社会都不是完整的。瑟兰迪尔这么认为。

几年里瑟兰迪尔一直没少在这孩子身上花心思,即使莱格拉斯再厌烦,他也不动声色的给这孩子施压。

他喜欢这种感觉,把一个桀骜不驯的不良少年变成乖巧懂事的恋人。

 

在瑟兰迪尔走神的空档里,莱格拉斯已经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浴室里出来了。磨磨唧唧的蹭到瑟兰迪尔身边想着勉强意思意思感谢一下这个好歹记得自己生日并且为他准备蛋糕的人,却被眼前一晃而过的金发吓愣了。

瑟兰迪尔一手托住他的后脑,然后发狠似的用力吻了上去,另一只手却还稳当当的拿着那只高脚杯。

莱格拉斯还处在震惊中,就是这几秒给了瑟兰迪尔继续攻略城池的机会。灵活的舌头撬开齿缝长驱直入,逼迫着软舌与自己互动。来不及吞咽的唾液从嘴角溢出,半透明的痕迹萎靡又色情。托住后脑的手越发用力,直到莱格拉斯回过神想起抵抗已经被吻的全身发软。

快要窒息时瑟兰迪尔终于终止了这个要命的吻,恋恋不舍的从口中退出,舌尖拉出一条银丝。他有些顽昧的看着莱格拉斯。看着终年苍白的皮肤终于因为缺氧而浅浅的镀上一层水红,心情大好。

[我们都别装傻,好吗?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也知道我的目的。]

瑟兰迪尔终于放下那个该死的高脚杯,腾出手来握住莱格拉斯纤细却有力的腰肢,另一只手轻轻拨开被汗水浸湿的金发。

莱格拉斯的心在一瞬间收紧,直至疼痛。

亏他天真的以为他的心思瑟兰迪尔不知道,亏他还暗自伤神觉得自己十几年来好不容易憋屈出来一次真正的感情要付诸东流,原来这个混蛋对自己的行为乃至心理都摸得一清二楚。

而且他也跟我抱有同样的感情。唯一不同的是,他更大胆。

即使他强装镇定,紧缩的瞳孔还是出卖了他。瑟兰迪尔不满他的走神,大手顺着腰线向上游走,一路不轻不重的揉捏,引出小小的战栗,也收获了不少敏感点。他一一记下,有点同情这可怜的小处男明天要躺一天了。

莱格拉斯被他刺激的失神,双手勉强攀住了对方的肩,好不容易想到了反抗却又一次被镇压。瑟兰迪尔被他的小动作撩拨得失去了耐心,一矮身扛起莱格拉斯几步跨进卧室,然后并不十分温柔的把人摔在床上。瑟兰迪尔一把扯下本就没有穿好的睡袍,把莱格拉斯压在身下。恶劣的在耳边吹气,本在腰间肆虐的手转战胸口,毫不留情的蹂躏。

[别....住手....]

本来蓄力已久的话被瑟兰迪尔的动作刺激的打了不少折扣,最后只剩下只言片语的呻吟。

[住手?真的想让我停下吗?]

被莱格拉斯软软的语气取悦到的瑟兰迪尔抱着对方直起上身,舌尖轻舐过耳尖。估计对方也不想说什么了便又一次封住了嘴,一手牢牢抱住腰身,另一只手去枕头下摸润滑剂。

 




淘宝上娃用叶子毛只能定做叔和三分尺寸,难道要让我再去接个三分吗哭唧唧,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四分和叔的身高差。

然而基友说四分和叔这不是密林父子的身高差是大舅妈和索大眼的身高差。

我哭了出来。

_(:з」∠)_深夜辣码完文摸个鱼嘿嘿嘿


【瑟莱】孑孓不独活{上} 警官瑟X不良叶(R18)

这个是 @水宝  太太的点梗W希望太太不要嫌弃嘤嘤嘤!请收下窝一年分的告白!太太窝喜欢你嘤嘤嘤!!



莱格拉斯一脚踢开警局的门,点了支烟低头松松的叼住。深吸一口然后在齿缝中把白色的烟雾挤出来。厌恶的皱眉,然后丝毫感不到疼似的蹂躏自己的头发。

浅金色的,长短刚到肩膀上下。本应比此时的阳光更耀眼,却因冷汗而潮湿打绺。金发的主人十分烦躁,不只因为被那个令他咬牙切实的警官,更因为他后悔为什么仅仅是用酒瓶招呼了倒霉蛋的脑袋——他本来可以用钢筋或者其他什么更干脆的东西的。那个倒霉蛋太不识抬举。

好吧,不得不承认其实那个警官比倒霉蛋更值得头疼。

就在今天早上,他还在出门前一把揪住自己的金发迫使他转向那张精致却欠揍的脸,然后在索要了一个并不温柔的早安吻后用绝对不像是对待恋人的语气“叮嘱”不要惹麻烦,否则后果不会很愉快。莱格拉斯狠狠瞪了他一眼,甩开他的手拉低兜帽出了门。想抽支烟放松一下剑拔弩张的气氛却摸了个空——没错,昨天晚上被狠狠操干了一整晚的原因之一就是那个讨厌的警官——瑟兰迪尔也就是莱格拉斯的养父——应酬完回家后捉住他想吻个痛快时却差点被劣质香烟的味道熏个跟头。

之后的事....

莱格拉斯摇了摇头倒抽一口凉气强迫自己不去回想那令人发怵的教育过程,至今仍隐隐作痛的不停的提醒他并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

 

莱格拉斯不知道在他走神的这段时间里,瑟兰迪尔在转角处的阴影里注视他许久。

被阳光渡了金边的侧脸和过度虚化的腰身。

首先想到的竟然是[这烟太劣质了这样下去肺早晚报废]这种无关紧要的问题。意识到思维的脱缰后瑟兰迪尔跺跺脚整理了下警服便转身去开车。

看来这孩子还是不知道该如何装作自己已经学乖。

 

正当莱格拉斯准备走厨房的后门去酒吧跟那群狐朋狗友买醉却被一辆看起来不怎么有好的车半路拦下。车窗半降,瑟兰迪尔像一只慵懒的狮子般动了几下手指,示意莱格拉斯上车。他已经换下警服改为比较轻松的白衬衫,被墨镜遮住一部分的脸看不出喜忧,但莱格拉斯肯定不会天真的认为瑟兰迪尔这是以接孩子放学的心情来接自己。翘了班说明回家又是一场对不起邻居的可怕战役。

 

[自己说。]

冷不丁抛出来一句,好像下一句就是你不说我就把你撕开从你腹腔里找答案一样。瑟兰迪尔微微侧过脸,斜斜的扔给莱格拉斯一记眼刀,丝毫不见早上把人抵在墙角恨不得拆吃入腹的狠劲。莱格拉斯又一次对他咬牙切齿。

[那个混蛋找事。我替你们揍了他几拳而已。反正他到了你们那里也是挨揍。]

大有破罐子破摔的架势,你跟我甩脸色我也不给好脸看,总之你脸就那么大都我还不信你甩脸色甩完了整张脸还能甩,我比你脸大我怕谁。

[.......]

瑟兰迪尔头疼的摘下墨镜另一只手用了不小的力道揉揉太阳穴。这孩子又想起那些陈年旧事来了。那会儿还是莱格拉斯第一次见到瑟兰迪尔,瑟兰迪尔的某个手下看莱格拉斯实在口无遮拦缺少家教一怒之下狠狠揍了这不良少年一顿。之后只要二人一起争执莱格拉斯便时不时把这事拿出来以供说明进了警局就是挨揍为主问话为辅。

顿了一会儿发现旁边的人并没有回应,莱格拉斯心里又没了底,万一踩到什么雷区遭殃的可就是这惹祸的嘴和没惹祸的腰。小心翼翼的用余光瞟一眼旁边的金色脑袋从自己没装多少正经东西的大脑里搜罗点可以补救的话说说,却发现旁边的人脸色并没有什么变化自己也没找有什么卵用的东西。可喜可贺可口可乐皆大欢喜。

瑟兰迪尔注意到了莱格拉斯的小动作,狠狠一打方向盘让车来了个急转弯愉快的看到旁边的不良少年因为毫无防备而咬到了舌头。这个损招是跟自家毫无身为长辈的觉悟的爹欧瑞费尔学的,不过当年瑟兰迪尔咬到的不是自己的舌头,而是欧瑞费尔塞给他的苹果。后来欧瑞费尔遗憾的连说几个失策失策。现在瑟兰迪尔用同样的手段小小的报复到了自己的孩子,有点开心。

 

 


就唠个嗑,关于阴晴不定的

怎么说呢,特别想写出来那种恋爱中熊孩子的那种别扭

就像什么我知道你喜欢我呀但不是因为你喜欢我我才喜欢你你要是不喜欢我我就让你喜欢上我谁让我喜欢你呢你没得跑造吗。

什么鬼。

平时浪的不行当助攻当的恨不得自个儿一拔裤腰带帮兄弟把人上了然而一到正事就真·怂。

然后虽然该干的事都干了也不是未成年小屁孩了但被自家Ada宠了二十来年也不确定这几年是不是也被宠着所以各种别扭啊别扭想方设法的让Ada不宠着自己又怕被Ada讨厌。

就相当于你在河边走本来鞋就湿了然后你骗自己以为是袜子湿了想把鞋脱下来再扔河里涮涮又怕找不回来了就是这么个心态。【你的语文老师可健在


啊然后不出意外的话是日更....窝几年没碰这东西了各种生疏什么的现在更的较少或许过几天就更的多了也许【趴

有姑娘不嫌弃的话请找我点梗啊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