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LAgue25

请叫我RR♡
Blitz的迷妹儿
Uplay/steamID同lof

【瑟莱】孑孓不独活{上} 警官瑟X不良叶(R18)

这个是 @水宝  太太的点梗W希望太太不要嫌弃嘤嘤嘤!请收下窝一年分的告白!太太窝喜欢你嘤嘤嘤!!



莱格拉斯一脚踢开警局的门,点了支烟低头松松的叼住。深吸一口然后在齿缝中把白色的烟雾挤出来。厌恶的皱眉,然后丝毫感不到疼似的蹂躏自己的头发。

浅金色的,长短刚到肩膀上下。本应比此时的阳光更耀眼,却因冷汗而潮湿打绺。金发的主人十分烦躁,不只因为被那个令他咬牙切实的警官,更因为他后悔为什么仅仅是用酒瓶招呼了倒霉蛋的脑袋——他本来可以用钢筋或者其他什么更干脆的东西的。那个倒霉蛋太不识抬举。

好吧,不得不承认其实那个警官比倒霉蛋更值得头疼。

就在今天早上,他还在出门前一把揪住自己的金发迫使他转向那张精致却欠揍的脸,然后在索要了一个并不温柔的早安吻后用绝对不像是对待恋人的语气“叮嘱”不要惹麻烦,否则后果不会很愉快。莱格拉斯狠狠瞪了他一眼,甩开他的手拉低兜帽出了门。想抽支烟放松一下剑拔弩张的气氛却摸了个空——没错,昨天晚上被狠狠操干了一整晚的原因之一就是那个讨厌的警官——瑟兰迪尔也就是莱格拉斯的养父——应酬完回家后捉住他想吻个痛快时却差点被劣质香烟的味道熏个跟头。

之后的事....

莱格拉斯摇了摇头倒抽一口凉气强迫自己不去回想那令人发怵的教育过程,至今仍隐隐作痛的不停的提醒他并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

 

莱格拉斯不知道在他走神的这段时间里,瑟兰迪尔在转角处的阴影里注视他许久。

被阳光渡了金边的侧脸和过度虚化的腰身。

首先想到的竟然是[这烟太劣质了这样下去肺早晚报废]这种无关紧要的问题。意识到思维的脱缰后瑟兰迪尔跺跺脚整理了下警服便转身去开车。

看来这孩子还是不知道该如何装作自己已经学乖。

 

正当莱格拉斯准备走厨房的后门去酒吧跟那群狐朋狗友买醉却被一辆看起来不怎么有好的车半路拦下。车窗半降,瑟兰迪尔像一只慵懒的狮子般动了几下手指,示意莱格拉斯上车。他已经换下警服改为比较轻松的白衬衫,被墨镜遮住一部分的脸看不出喜忧,但莱格拉斯肯定不会天真的认为瑟兰迪尔这是以接孩子放学的心情来接自己。翘了班说明回家又是一场对不起邻居的可怕战役。

 

[自己说。]

冷不丁抛出来一句,好像下一句就是你不说我就把你撕开从你腹腔里找答案一样。瑟兰迪尔微微侧过脸,斜斜的扔给莱格拉斯一记眼刀,丝毫不见早上把人抵在墙角恨不得拆吃入腹的狠劲。莱格拉斯又一次对他咬牙切齿。

[那个混蛋找事。我替你们揍了他几拳而已。反正他到了你们那里也是挨揍。]

大有破罐子破摔的架势,你跟我甩脸色我也不给好脸看,总之你脸就那么大都我还不信你甩脸色甩完了整张脸还能甩,我比你脸大我怕谁。

[.......]

瑟兰迪尔头疼的摘下墨镜另一只手用了不小的力道揉揉太阳穴。这孩子又想起那些陈年旧事来了。那会儿还是莱格拉斯第一次见到瑟兰迪尔,瑟兰迪尔的某个手下看莱格拉斯实在口无遮拦缺少家教一怒之下狠狠揍了这不良少年一顿。之后只要二人一起争执莱格拉斯便时不时把这事拿出来以供说明进了警局就是挨揍为主问话为辅。

顿了一会儿发现旁边的人并没有回应,莱格拉斯心里又没了底,万一踩到什么雷区遭殃的可就是这惹祸的嘴和没惹祸的腰。小心翼翼的用余光瞟一眼旁边的金色脑袋从自己没装多少正经东西的大脑里搜罗点可以补救的话说说,却发现旁边的人脸色并没有什么变化自己也没找有什么卵用的东西。可喜可贺可口可乐皆大欢喜。

瑟兰迪尔注意到了莱格拉斯的小动作,狠狠一打方向盘让车来了个急转弯愉快的看到旁边的不良少年因为毫无防备而咬到了舌头。这个损招是跟自家毫无身为长辈的觉悟的爹欧瑞费尔学的,不过当年瑟兰迪尔咬到的不是自己的舌头,而是欧瑞费尔塞给他的苹果。后来欧瑞费尔遗憾的连说几个失策失策。现在瑟兰迪尔用同样的手段小小的报复到了自己的孩子,有点开心。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