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LAgue25

请叫我RR♡
Blitz的迷妹儿
Uplay/steamID同lof

啊啊啊啊啊啊啊他们真可爱!!!!我爱fafa!!

冷冷哒冷豆花今天怎么下毒呢:

@RPLAgue25
rr的BB女武神点图xxx
比心——

【BanditXdoc】

群里的接龙..........不存在的

走评论

【班迪水仙】两辆车

跟大腿小姐姐打游戏的时候就觉得啊我靠高玩班迪好攻气啊

怂逼如我分分钟跪在了高玩班迪的牛仔裤下

我们走评论么么么么

高玩-Bandit

菜鸡-Dominic

【班迪水仙】关于枪法的讨论

评论评论,没脾气了,爱您,喜欢的麻烦给个小红心噢 ヽ(°▽  °)♡

绝不认输系列【。】

回家咯(你XBlitz

以前瞎写的小段子,大概是恋爱妄想【暴风哭泣
大概会是个系列……喜欢的干员都会写一下……。

你起床后又看了眼日历,确认没错后跳起来换衣服洗漱,准备去接放假回家的男友。
“等我darling,我不会迟到的”他这么说。

你搓了搓脸,长时间的驾驶让你有些头晕脑胀,疲惫的捞起后座的猫亲了一口,埋在它胸口:“啊,Daddy要回家咯”

你停下车,焦急的看着护送的警车上下来一位又一位士兵。

副驾驶的车门被一把拉开——“我在这儿呢Honey”
你焦急的打量着他试图发现点什么变化,然而除了更深了一点点的肤色(可能在衣服遮住的地方还有伤疤)并没有更多的变化。“你还是很瘦噢…不要挑食,多吃点。”忍不住叨逼叨。你听他说他需要带着盾,blingbling闪闪的那种,所以不多吃点怎么扛得起来??
他换上车门,手肘撑在车窗上侧头微笑着看你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时不时用他的母语回应着“ja,ja ,Ich sehe…danke ”
回到公寓,你想帮他拎一点行李却被他抢了先,他提着几个巨大的袋子还空出一只手去拎你的包,“贵重物品,我懂,my lady”
你笑着抱着猫跑了几步去开门。

一开门你就跳着扑倒他身上,兴奋的揉乱他的头发,抱住他的脖子问他中午想吃什么,他小心的放好你的包然后随手一扔那几个巨大的袋子就紧紧抱住你的腰,“你说了算。”

你撑着下巴笑眯眯的看着他,他也咧着嘴角看着你。

你看Doc和班迪在一起多搭啊怎么就没人吃这一对!!!!

迫害妄想的治愈之路 (上)(docX班迪)

这是什么邪教cp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废话极多,作者是个话唠神经病
都怪昨晚大腿的doc男友力太高




刚来到彩虹小队的Dominic像只敏感多疑的刺猬,时刻提防着身边的人然后准备给谁一下子,黑暗萎靡的四年卧底生涯难免摧毁某个人的一部分,身心都是。他整日独来独往,除了坚持训练和屏蔽括噪的队友只剩下一肚子坏水,给队友的弹夹里塞几个空弹壳,把闪光弹换成烟雾弹,把电池接到什么奇怪的地方通个电,诸如此类,无伤大雅的恶作剧总是让人难免心烦。Dominic的名声自然是不太好,他倒也不在乎。
但似乎总有人操碎了心。
Dominic把目光投向了为自己包扎伤口的Gustave。
医生带着橡胶手套的手小心的替他缠着绷带,絮絮叨叨的叮嘱某些新兵蛋子都听出茧子的废话,看到他微微皱眉又回身拿了个冰袋轻轻放到被撞伤的侧脸上,冰凉的手指又回到绷带上,细心体贴。
仅仅是擦伤就得到了首席医官的悉心照料,Dominic挑眉看着忙前忙后的Gustave,本想好奇的问一句,话出口便变成了“你很闲吗doctor?”说完他狠狠咬了舌尖——真是不会说话。
“啊,只是刚好有些事想跟你谈。”Gustave没有任何不悦的表情,收拾好绷带棉棒碘酒便随和的坐下来,摘下口罩看着Dominic。他在组织措辞,一些委婉的,不会刺激到对方的,详细不冗长的措辞。
“我留意到…你似乎不太习惯多人的合作任务?”他最终决定换一个简单的切入点。
“只是觉得Streicher太吵。”Dominic回答的很快,这大概也是实话,那个KY的日常似乎就是将自己的蠢事昭告天下,生怕有谁不理解这个事实。
“Monika有些担心你,她说你可能有点不舒服,而你拒绝请假。”Gustave回忆起前几天暴走的金发姑娘,她的原话是“Dominic大概是有病”。
“啊,我们的IQ阿姨的原话应该是'Dominic大概是有病'对吗?”他翻了个白眼,对于这些瞎几把试探他已经不耐烦了。“没什么事了的话,我先走了。”
“啊好的,有什么事请直接来找我就好。”Gustave一愣,嘴里的话先大脑一步。
其实他是想说“有空出去喝一杯吗?”


记忆(bilban)

有点郁闷,一个小段子,设定是闪闪任务失败牺牲后两年发生的事,班迪又开始颓废了눈_눈

Dominic撩起一把凉水拍在发烫的脸上,抬起头看着镜子里颓废的面孔。
他自认为自己不是个纠结的人。没有多少在乎的,也无从谈起失去。
数年来的磕碰敲打还是让他学不会如何让自己的观念与这个世界和谐相处——他甚至懒得保护自己。
过去的事情简单又复杂,无非是发泄过多的肾上腺素,挣扎着向已经疯狂的人证明自己没有疯。
假装选择了用酒精麻痹充斥着迷茫的大脑,沉浸在欲望里。一边嘴里不走心的说着什么,一边提心吊胆的期待会有人来把自己拉出去,离开这个令人作呕的牢笼。
再后来他开始试着享受这一切,享受厮打后愈合只留下痛感的伤口,享受独自一人潇洒自由的生活,享受夜店里喷廉价香水的女人,享受空荡荡的左心室。
然后有个人硬生生的闯进了他垃圾残骸一样的生活。
第一次试着把为数不多的信任交出去,第一次把手交出去让别人紧紧握住,当他准备放下所有的戒备用心去爱一个人的时候,那个人的光芒似乎灼伤了他。
他抑制住渴望——他无时无刻不在想那个人。想抓住他想逼迫他说出心中所想。
心底的声音叫嚣着撕扯他的理智。
“他跟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Dominic捂住胀痛的额头。

身不由己。

——他开始有了他们的过往。
假期的他们一同坐在草地上,Elias生涩却温柔的吻安抚着他躁动的心,告诉他这个世界上有人爱着你,而他是最爱他的。
这不太妙。
零星的记忆铺天盖地而来,毫不留情杀死刚刚忘却爱人的他。
爱着对方仿佛是他们的固有属性,我是Dominic,我怎么可能不爱Elias。

但耳边他的声音还在无穷尽的循环。
Dominic发生了变化。除了爱着Elias的部分,他的本性暴露了出来。
爱着他就要忍受烈焰的灼烧,离开他就要抑制住冰封般的渴望。

Dominic甩甩头。

谁没了谁都能活,感情不分对错,但更受伤的总是自责的一方。
这么多年还是流水一样的过去了。